首页 东方 第三十三章 疑云密布(三)

第三十三章 疑云密布(三)

  众人一片哗然,但是大宝却并不惊慌,辩解道:“我干的就是杀猪宰牛的营生,平时捆绑那些畜生多了,自然免不了在手上留下痕迹。再说刚才法医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我叔叔是死于今早三到五点之间,我自昨晚十点起就在风月楼里喝酒赌钱,一直到早上八点才回去。不信的话,可以请杨队长派人去风月楼调查一番。我若有一句假话,天打雷辟,不得好死。”

  围观的民众见他说得也合情理,一时七嘴八舌,又倒向大宝这边。

  “就当你说的是真话,也不能说明卜奕凡就是杀害老谭的凶手。你说你八点才到你叔叔家里,在门口恰好看到卜少爷慌张逃出。但是刚才法医验证老谭的死亡时间是凌晨三到五点,距离八点隔了好几个小时,论常理推测,假若卜少爷真是凶手,为什么不杀人之后马上离开,却要在凶案现场逗留那么久?”云舒转念一想,觉得颇有疑点。

  大宝冷哼道:“这我哪里知道,兴许他是为了消灭罪证,故意在凶案现场处理什么东西吧。”

  “既然卜少爷心思如此缜密,又怎么会在案发现场遗留下一粒扣子。”云舒追问。

  杨照天见大宝词穷,补上一句:“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百密总有一疏。好了,你们该看的也看了,该验的也验了。就不要妨碍谭家人办丧事了。”

  言下之意,也该押送奕凡回警察局了。

  有那么多围观的民众,奕凡被警察局带走的消息自然不径而走。一时间大街小巷都传得风言风语,卜夫人听到儿子卷进了人命案吓得几乎晕厥,卜家的生意也因此广受牵连。

  卜青云自然不会白白看着儿子受牢狱之灾,便拿出珍藏多年的几样古董宝物,亲自送到了警察局,奇怪的是,原本爱财如命的汤局长这次却故作清高起来,不但不肯收下礼物,还把卜青云训斥了一番。卜青云无计可施,悻悻而返,终日里唉声叹气,愁眉不展。

  卜夫人眼见奕凡在大牢里已经羁押了十日,却无半点转圜的迹象,只得拽袖痛哭,又把气全出在了千千身上,咒骂她是个红颜祸水,在外头招风引蝶,惹上了杨照天,才会连累奕凡引祸上身。千千自幼就深谙卜夫人的为人,并未将这些无端指责放在心上,她终日而思的是如何找出破绽疑点,好为奕凡洗清冤屈。

  卜青云去了雷府,打算与雷克定商议营救奕凡之事。但是雷克定却托病几次不肯相见,他本是个精明商人,心里有自己的如意算盘,不管卜奕凡是不是真凶,从眼下的形势来看,从中斡旋显然不是明智之举。审时度势才是他雷克定的护身法宝,他且隔岸观火,看看发展的形式再作道理。

  卜青云吃了几次闭门羹,心里也有了个数,正悻悻地走出雷府,雷小蝶在门口叫住了他。从她口中,卜青云才得知原来有个极厉害的人物给了汤局长更多好处,誓要置奕凡于死地,难怪雷克定是下了决心不搅这趟混水。

  惊怒之余卜青云暗暗揣测,在榕城,除了萧宁远,谁还跟卜家有这样的深仇大恨。

  小蝶称已去探视过奕凡,也在警局作了打点,请卜青云放心。

  卜青云忖道:“雷克定这般老奸巨滑,却有这么个善良的女儿。”

  千千自知拒婚杨照天,以他睚眦必报的个性,必然会对羁押在牢的奕凡施以报复,因此拿了积蓄多年的一千大洋,亲自送到了警察局。杨照天自然不准,还对她一番冷嘲热讽,称卜奕凡倒是有艳福,杀人入狱了还能享齐人之福。

  从警局出来,千千虽然面上极为镇定,心中如临深渊。她缓步走着,正要踏入卜府大门,有个人从后面叫住了她:“三小姐留步。”

  千千转身,看到那人一脸笑颜,正是云舒的贴身随从春晖。

  “二少爷有重要的事要跟您说,请随我走一趟。”春晖恭敬地说道。

  千千知云舒为人热忱,不假思索跟着春晖来到望月亭。

  “千千姑娘,你来了。”远远见到千千,等候多时的云舒从亭子里移步而下。

  残阳如血,他们二人并排而立,斑斓的晚霞将他们的身影拢在怀中,构成了一幅最美丽的风景。春晖知他们有要事商谈,立刻远远地走开了。

  “这几日我特意到风月楼去查证了一下,原来那个大宝没有撒谎,案发前一晚他真的在风月楼饮酒作乐,据说为了抢一位姑娘还和一位客人大打出手。风月楼为了招揽生意,是通宵营业的,根据老板娘水玲珑的口供,大宝离开的时间确实在早上八点左右。”云舒说到这里,脸上有些不自然起来。

  毕竟风月楼是烟花之地,若不是为了替奕凡查清真相,他这辈子都不会踏足那种地方。但是千千似乎并不介怀,她现在只想找出真凶,其余的根本无暇顾及了。

  见千千双眉紧蹙,云舒又接着道:“为了验证大宝手心的索痕究竟是怎么来的,我又赶到了他工作的屠宰场。我发现屠宰场所用的绳子皆是麻绳,但是大宝手心的伤痕却是细细的一条,可见他所言不实。”

  千千似乎看到了契机,眼前一亮:“那我们一起去警局,跟汤局长阐明情况,兴许会有转机?”

  云舒见她双目此刻莹然有光,有些不忍地说:“目前的情况来看,警局应该早知道大宝有问题,但还是扣押着你哥不放,看来是有心针对你们卜家。如果我们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恐怕很难撼动官商勾结的汤局长。”

  “官商勾结!”千千陡然变色,“难怪谭家急着把尸体入殓,未等设置灵堂就草草火化了。原来就是不想有人挖出真相。”

  “目前疑点颇多,照奕凡兄所言,他进谭家的时间是前天晚上九点多,进屋后就被人打晕。试想如果打晕他的就是凶手,那么他就是杀人后有心嫁祸。但是老谭的死亡时间为什么却在后半夜三到五点。他为什么不当场就杀了老谭,而要等待数个时辰之久呢?”云舒不解地说道。

  千千若有所思,突然想到了什么:“因为凶手要找不在场证据。假如法医没有说谎,那么凶手一定是想了一个巧妙的法子,使得人不在的情况下还能绞死老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