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第二十八章 陆斯宇赖上了于曲心

第二十八章 陆斯宇赖上了于曲心

    陆安泽再一次来到了陆斯宇的房间,看到小家伙坐在床上静静地想着事情,那脸上的表情就如他一样让人猜不透。  

  陆安泽坐到了陆斯宇的身边。  

  “你很想你的妈妈吗?”陆安泽第一次在儿子面前提起他的妈妈,但是现在他觉得交不难。  

  陆斯宇摇摇头,“我对她并没有印象,以前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知道关于妈妈的事,我也就在你的书房里看过她的名字。其实我原来是觉得自己很幸福的,上小学后,有些同学会说起我是没有妈妈的孩子,我才觉得自己有些缺失。有一次我和同学打架了,小于老师告诉我,我不是孙猴子,也是有妈妈的,妈妈是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才不在我的身边,不管她在哪里,有多远,妈妈是爱每个孩子的,我对妈妈开始有了期待,想着我的妈妈会回到我的身边。”  

  陆安泽听到了陆斯宇的话,他有些吃惊了,没想到于曲心会这样安抚儿子,她是知道了安心的事吗?  

  “我期待我妈妈回来我身边,我也可以让我同学看到她,所以我并不乐意小于老师当你的老婆。叔叔告诉我,多一个小于老师,我只会多一个妈妈的疼爱。当我知道妈妈抛下我离开才了出事的,我心里难过了,接到老师的电话我哭了。”陆斯宇对自己的爸爸坦诚了自己的内心。  

  “儿子,你是个小男子汉,我不希望你成为一个哭泣包,知道吗。不管在什么事面前,你都要坚强地面对。你的妈妈要不要你,我们全家的人都要你护你爱你。爸爸想要你知道,不管以后你妈妈醒来后,她决定是如何,你都会是我陆安泽的儿子。我们要的是你快快乐乐,开开心心地生活。”陆安泽感性地对陆斯宇说。  

  “爸,你喜欢小于老师吗?”陆斯宇认真地问。  

  陆安泽没想到儿子会如此问,他的脑海闪过了那张一直都柔和的脸,即使生气也会笑着面对别人,“我的回答是,并不讨厌。”  

  “爸,小于老师是好人,你别让她伤心,我很喜欢她。”陆斯宇晚上好像突然明白了小于老师对他的重要性。  

  “走吧,你的小于老师不放心你一个人,所以我决定收留你到我们房间住一晚。”陆安泽的语气酸酸的。  

  “老爸,我们先说一下,你们在我房间住了几晚,我也要在你们房间住几晚。”陆斯宇抛开了心里的包袱,一下轻松了。  

  “不行。”陆安泽听了赶紧拒绝,他一点也不想多个灯泡。  

  “那你说的不算,我问小于老师去。”陆斯宇跑在陆安泽前面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陆安泽看着儿子的背影,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儿子的心结已经打开了,真亏的那个小女人,要不是她今天晚上跑回来,那儿子想一个晚上就要心里得病了。  

  父子两回到房间,于曲心已经换好了衣服。她的行礼一直是放在了陆斯宇的房间,而自己在外面摔跤全身的衣服破的破,脏的脏,留在这床上还真的有违和感,所以完全没有办法只好换上了陆安泽留给她的衬衫,他的个子有185以上,而自己165的身高穿上的他的衬衫,宽宽松松真的可以当成了裙子,刚好到膝盖上一点。  

  陆斯宇进入这房间时,真心感叹起来了,“哇,比原来的房间好看,我也决定了明天让奶奶把我的房间也装修一次。”  

  陆斯宇那小脑袋开始打起了算盘来,他的房间装修了,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继续抱着小于老师睡觉。  

  “嗯,可以,没问题。”陆安泽看出了儿子的心思,“刚好你快要放寒假了,等放寒假时给你装修,包你满意。”  

  陆斯宇的脸上露了出开心的笑,老爸果然最疼他的。  

  “寒假,祖爷爷太奶奶要到二叔公那里住一段时间,你正好一起过去了,小姑姑非常想念。”陆安泽接下来的话让陆斯宇顿时觉得自己是老爸路边捡来的。  

  “那我可以带小于老师一起去,我相信小姑姑一定会很喜欢她的。”陆斯宇也不笨,知道反击。  

  陆安泽悠闲地来到于曲心的身边,准备查看她的腿上的伤。  

  “她没空。”陆安泽简单地说。  

  站在了床边,陆安泽看着用被盖着自己下身的于曲心。这女人还真的害羞了。他动手拉开那条不是很厚的被子时,他的心跳加速了,在被子下的是两条细长白皙的腿,那衬衫只倒了她的大腿中部,还好膝盖上的伤引开了他的视线,否则他再细看下去应该又要喷鼻血了。  

  陆安泽拿来了药箱,先对着两个膝盖处进行清洗消毒,破了皮的伤口比较疼,于曲心那牙咬得紧紧地。  

  “忍一下,一会儿就好了。”陆安泽温和地说,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现在的他脸上不仅多了温柔还多了心疼。  

  快速处理好伤口,上好药,陆安泽特意给于曲心的膝盖绑上了纱布,他怕晚上睡觉时被子会摩擦到,会发炎。他做好一切后把被子给她盖好。  

  “伤口明天早上就会结痂,但还是会有点疼。如果晚上到明天早上没有发烧就是过了敏感期。”陆安泽努力压下心里的火,他明白会有人说过女人穿男人的衬衫是最性感的。  

  “谢谢你。”于曲心对着陆安泽温和地笑了笑。  

  “记得这两天别碰到水。”陆安泽于曲心的道谢皱了皱眉头。  

  “知道。”于曲心点点头。  

  陆斯宇把房间都参加一遍,然后爬上了床。  

  “陆斯宇,你别靠近她,碰了她会很疼的。”陆安泽有些头疼。  

  陆斯宇本来是想要抱上于曲心的腰,被自己老爸定喊,他倒是停在了她的身边。  

  “陆斯宇,你一个男孩子穿那睡衣有意思吗?”陆安泽对自己儿子穿于曲心的T恤当睡衣很有意见。  

  “我就喜欢,小于老师还买了两件这款式的送给我。我们两人就穿一样的。”陆斯宇对着自己的爸爸吐舌头扮鬼脸。  

  陆安泽看了于曲心一眼,这女人还真把他回事了,这么久也没她给自己买件衣服,儿子倒是一件接一件了。  

  于曲心有些尴尬了,她以为陆安泽不喜欢自己穿和他儿子一样的,她知道他是怕以后她要是离开了小宇会伤心。  

  “就给他买了两件,以后会先问过你再买。”于曲心小声地说。  

  陆安泽的脸黑了,他也知道这女人没有真正明白自己的意思。  

  “下次一起去再买。”陆安泽丢下一句话,离开了房间。  

  于曲心不明白了,无奈地摇摇头。但是看着他离开房间,她心里有些乐了,这样子今天晚上就不用和他一室了。这个房间现在有着新婚房的气氛,她觉得心会漏一拍。  

  陆斯宇看着小于老师对着老爸的背影发呆,他的眼睛闪烁着惊喜,小于老师对老爸也不是没感觉。这么多年来,老爸一个人也挺孤单的。就这么决定,他要把小于老师留在老爸的身边。  

  陆安泽离开去了陆斯宇的房间,他的衣服和于曲心一样还都放在这里,所以他便在儿子的房间里又洗了个澡。  

  陆安泽回到房间看到了大床上的一大一小,已经在床上睡着了。小的双手抱住了大的腰,整个头靠在腋下,大的把双手举得高高,有点小心翼翼样子,看起来挺可爱的。  

  陆安泽摇摇头无语,这儿子就这样正大光明的抢了自己的老婆。看着一大一小的,他的眼神不自觉地柔和了下来。  

  陆安泽也上了床,在儿子的身边躺下来,这床的感觉还是不错的。今天大好的心情,促使他靠近了儿子,在他的额头亲了亲,看着儿子身边的人,他不自觉地靠了上去,在那诱人的双唇上吻了一下。  

  于曲心第二天醒来,手上的伤口还真的结痂了,好像也不那么疼了。当她感觉到腰上有东西压着,转头看向床的另一边时,她看到了自己的身边不仅有小宇,还有小宇的爸爸正贴近小宇,长臂从小宇身上伸到自己的腰上,就这样抱着两个人。  

  于曲心看向陆安泽的脸,他还安静地睡着。她悄悄地看着那张睡着的脸,这个男人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  

  陆安泽在于曲心醒时就已经醒了,当她一直盯着自己瞧了好久,他便突然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入眼的是圆圆的鹅蛋脸,清澈的眼睛,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透着晕红。陆安泽一向控制欲很强的人,他失控了。  

  于曲心没想到这男人会突然醒来,她来不及躲开,就这样对上了,她脸一下子红得像熟透了的山柿子,忙低下头去,不敢再看他一眼。  

  “早。”陆安泽扶在于曲心腰上的大手觉得有点发烫。  

  “早。”于曲心小声地回了一句。  

  “伤口还疼吗?”陆安泽看向了她那裸露在外的手臂。  

  伤口已经结痂了,那特效药的效果还是不错的,陆安泽的嘴角忍不住向上翘。  

  “不,不会疼了,谢谢。”于曲心听到他那带着慈性的声音,心里觉得暖暖的。  

  “今天有什么安排吗?”陆安泽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带这一大一小一起出门。  

  “呵呵,没有,本来想带小宇去农场,看来计划要变了。”于曲心看看自己的手心。到农场去了,一定要用手,可是手受伤了很不方便。  

  “那我们今天一起去商场逛逛,给小宇买些冬装,这小子的个子长得快,需要给他买些衣服。”陆安泽有些别扭地说。  

  “嗯,那好吧。”于曲心是想说她可以带小宇去买,但是想到自己去的都是平价商场买普通的衣服,也便答应了。  

  陆斯宇其实也是醒过来了,他也听到了两个大人谈起给他买衣服,他的眼睛偷偷看了一眼,没想到被老爸给抓住了。  

  “起来吧,如果你还想要去买东西的话。”陆安泽无语地捏捏儿子的鼻子。  

  “呵呵,小于老师早上好。”陆斯宇醒来的第一习惯都是向于曲心打招呼,这次也不例外抱着她的腰在她身上蹭了蹭。  

  陆安泽看儿子对这个女人如此亲昵,他嫉妒了,嫉妒他如此无所顾忌靠近她,嫉妒他如此无所顾忌忽视自己。  

  三个人都起床来,于满心这时才发现自己一个晚上都穿着陆安泽的衬衫,她的脸一下子羞红不好意思。  

  陆安泽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穿着自己衬衫性感带着娇羞的女人,看得出她的身材还不错,而白皙的肌肤带着幽幽的清香,他又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冲动。  

  于曲心在陆安泽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时,伸手拉上陆斯宇的小手,逃离地跑出了房间。她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火热的光芒,她的心直跳个不停。  

  陆安泽看着小妻子逃跑的背影,他才发现自己的失常,自己的分身已经高站起来了,原来自己也会有化身为狼的时候。轻拍了一下那个地方,骂了一句,“你还真的很老实地反应了,都把人给吓跑了。”  

  三个人换装整齐,梳洗过后,都来到了一楼。楼下的四个长辈都在厅里坐着。  

  安尔茹看着自己那带着笑脸的孙子,她就知道雨过天晴了。看着那三个人,还真的让人觉得很顺眼,男的俊女的亮小的酷,很容易让人一眼觉得令人羡慕的一家人。  

  陆斯宇笑嘻嘻地于曲心说,“小于老师,我还想要吃昨天晚上的水饺可以吗?”  

  “你还想吃?”于曲心昨晚有多包了一些放在了冰箱速冻里。  

  “是呀,那个特好吃的。”陆斯宇的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曲曲,就让李阿姨给他下一些吧,这小子超爱吃水饺的,怎么也不会腻的。”安尔茹知道孙子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看着他解开了迷茫,她也心情十分好。  

  “好的,我现在给他下。”于曲心笑着说。  

  陆安泽看着那个女人走进了厨房,也没有问自己一下,估计又没自己的份的,看来想吃要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