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第十三章 于曲心到陆家

第十三章 于曲心到陆家

    陆安泽的车子终于在陆家别墅门前停了下来,他按了一下旁边的遥控,大门自动地打开了,车子缓缓地驶进去。  

  于曲心知道陆家有钱,没想到这房子会是如此大,它不像一般的别墅,应该有其他别墅的三四倍大吧。别墅里的前面是小花园种着各式花花草草,远远看去后面也是个园子,估计是种些蔬菜水果。  

  车子开进了车库,车库里已经停了五辆车子,她看不懂那些牌子,但是她知道都是些价值不低的车。  

  陆安泽下了车,站在一边等着一大一小,陆斯宇熟门熟路地跳下了车,站在一边等着。  

  于曲心下了车,并把刚才买的礼物都拿出来。  

  陆安泽出于绅士礼貌,他伸手接过于曲心手上的袋子。这袋子还是挺有重量的,陆安泽心里计较着这么重的东西没一样是给自己的。  

  陆家人的都在客厅里,应该是知道今天于曲心要搬过来,所以全部人,包括一向很忙的陆安阳都在。  

  于曲心有些紧张,但是看到了长辈们温和的笑容,她的心有些松开了,她向着四位长辈微微鞠一躬,“陆爷爷陆奶奶好,叔叔阿姨你们好。”  

  “曲曲,你们都领证了,要改口。”安尔茹开心地拉上了于曲心的手,这个儿媳妇她是越看越满意。  

  “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于曲心也不矫情,她知道这些人都是面善的人,她想对他们好。  

  “嫂子好。”陆安阳看着于曲心,便开口打招呼。其实从他们进来时,他就是一直在观察着大哥和这个女人,他从大哥的眼神里看到了不一样,看来这大哥要因为这个人而改变,他很乐见其成,大哥的心里苦了很久。  

  “你好。”于曲心微微向陆安阳点点头。  

  “祖爷爷太奶奶,爷爷奶奶,小于老师都给你们买了礼物哦,叔叔你也有哦,是我给你挑的哦。”陆斯宇开心地向大家邀功。  

  陆安泽不爽地把东西给放在了桌子上,别有意思地看了儿子一眼,心里骂着儿子这个白眼狼,想谁都没有想到自己的爸爸。  

  “哦,谢谢你。叔叔给你买个奖励。”陆安阳笑着说,他看着老大的表情,就像是吃不到糖的孩子。  

  “小宇,你现在不能再叫小于老师了,要叫妈妈。”陆老夫人微笑地对宝贝曾孙说,她可以看出小家伙喜欢于曲心。  

  “可是小于老师就是小于老师。”陆斯宇低下了头,小声说。  

  “奶奶,斯宇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吧,一样的。”于曲心摸了摸陆斯宇的头,亲切地说。  

  “都是一家人,以后再慢慢来吧。”陆老爷子温和地说,他从小丫头的眼里看到了真诚。  

  陆向东也满意地点点头,他特意看了自己的大儿子眼,这次眼光不错,挑的人很好。  

  “曲曲,我们是一家人,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在我们家谁都可以说话的。”陆向东和蔼地说。  

  “谢谢爸爸。”于曲心点点头,她的心里其实很感动,虽然在陆家的时间不长,但是却比她在养父母家得到了关爱多很多。  

  “我们来看看嫂子买的礼物吧。”陆安泽看着黑脸的老大,故意想要挑畔一下,或许可以促进一下他们的夫妻感情。  

  “好,好,好。”陆斯宇赶紧从脖子里又拿出玉来显摆,“这是小于老师给我礼物,告诉你们哦,这是最贵的一件。”  

  其他在场的大人都忍不住翻白眼了,这小家伙就是那个称呼不改,但是对于曲心的感情是明显的。  

  “呵呵,我送爷爷一个紫檀棋盘,送奶奶一串紫檀佛珠,送爸爸一支紫檀毛笔,妈妈一副紫砂茶具。”于曲心不好意思地说,这些东西对她来说已经很贵重了,但是对于陆家人来说都是普通的东西,“佛家习称檀香为‘栴檀’,意思是‘与乐’,‘给人愉悦’。所以说可以环节人的神经。用紫砂壶沏茶,不失原味,且香不涣散,得茶之真香真味。《长物志》说它‘既不夺香,又无熟汤气’。紫砂富含人体所需的多种元素,有保健功能。”  

  陆安泽虽然是满脸不高兴,但是还是把东西一一送到了自家人的手上,当拿到陆向阳的东西,他直接一个弧度扔了过去,这陆向阳可是个警察,当然是稳稳地接住了。  

  “好东西,真是好东西。”陆老爷子戴上了眼镜拿着他的棋盘,研究起来,一会儿还拿着老婆子的佛珠看了看,“曲曲,你这些是哪买的,这东西都是真货,不错哦。”  

  “在阳春路一家小店时买的,我朋友到那里买过东西,我一起去看过。”于曲心老实地说。  

  “谢谢你了,曲曲。”老太太乐呵地说。  

  “不客气,你们喜欢就好。”于曲心开心地笑了。  

  “我们都喜欢。”安尔茹看着这有心的孩子,从心里喜欢她。  

  “来,这是我和你爷爷给你的。”陆老太太手上拿着一个红包对着于曲心说。  

  于曲心赶紧摆着手,“不,不用了。”  

  “过来,这是我们的和片心意,难道你不喜欢我们。”陆老太太一脸严肃了。  

  于曲心看了陆安泽一眼,看他对自己点点头,她才走到了陆老太太的面前。  

  老太太把红包放到了于曲心的手里,还把自己手上的一个镯子给套入了她的手腕里。  

  “奶奶,这太贵重了。”于曲心用力拔着,想把那镯子给拿下来还给老人,可是老人不同意了。  

  “不能拿下来,这是我给孙媳妇的见面礼,拿下来就对我不尊重了。”陆老太太故意崩着脸说。  

  于曲心很无奈了,话说红包她可以还给陆安泽,可这手镯她怎么办才好。  

  这时,陆安泽走近了她的身边,搂上了她的腰,“这手镯戴在你手上好看,还不快谢谢奶奶。”  

  于曲心对于陆安泽的靠近有些不足所措,她想要和他拉开距离,却让他搂得更紧了,大手还用力在她腰上一握。  

  “谢谢奶奶。”于曲心想起了答应他要在他的家人面前表演亲密状态,便没有再挣了。  

  “曲曲,这是爸爸妈妈给你的。”安尔妮拿着一个红包和一个大首饰盒递到于曲心的面前。  

  “这——,”于曲心正在矛盾着,这时身边的某人却把东西给接过来筛进了她的手里。  

  “爸妈,你们给长媳妇的东西就这么点东西吗?”陆安泽的话在于曲心的耳边响起来。  

  于曲心吓了一大跳,这红包小小的,薄薄的,一看就知道是银行卡,赶紧看了陆安泽一眼,“爸妈,你们别生气,安泽是开玩笑的。这些东西都太贵重了。”  

  “这是太少了,那就给5%的股份吧,想让你老婆收得更多一些,你小子就为公司更加卖力挣钱吧。”陆向东笑着说,看来儿子已经在改变了。  

  “爸,不是的,安泽不是这个意思,我不要什么股份。”于曲心认真地说。  

  “你爸既然说了,就收下,别让他言而无信。”陆老爷子也支持。  

  “谢谢爷爷,谢谢爸。”陆安泽对着两个长辈道了谢,身边的女人可是在没人注意地时候偷偷地瞪了自己好几次。  

  这女人还真的不贪心的。陆安泽的脸上出现了几许的温柔。  

  “嫂子,我可是没有准备什么礼物的,以后你要是遇上任何问题,就给我个电话,我会第一时间去处理的。”陆安阳看着所有人都送了礼物,自己也收了一份有心意的礼物。  

  陆安泽因为自己兄弟的话,特意看了他一眼。  

  陆安阳也接到了大哥的眼神,心里毛毛的,赶紧又补一句,“在你联系不上大哥时候。”  

  陆安阳没想到不仅自己撞了枪口上,自己的小侄子也撞上去。  

  “小于老师,我也没有准备礼物,我就把我房间地床分你一半,以后晚上我都当你的小暖炉。”陆斯宇也学着叔叔的语气,大声地说出来。  

  陆安泽的脸黑得最黑的一次了,“陆斯宇,你还没断奶吗?”  

  “你想和小于老师一起睡,你是不是也没断奶呀?”陆斯宇和陆安泽对着干了,现在他有靠山怕什么。而且昨天晚上他和小于老师一起睡可是做了一个美梦。  

  于曲心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就像两片榴花瓣突然飞贴到她的腮上似的,她两颊排红了。  

  “哈哈哈。”其他在场的人听了都笑了。他们都真心喜欢于曲心,因为她给家里带来了不一样的气氛,因为她让陆安泽改变了,因为她让陆斯宇有了母爱的享受。  

  “太奶奶,小于老师可厉害了,她做的寿司可好吃了,今天我还不舍得吃,特意给你和奶奶留了回来哦。”陆斯宇立刻跑到了陆老太太的身边,指着桌上的另一个袋子里的食盒说。  

  “哦,是吗,那我们可要好好品尝一下小宇的心意哦。”陆老太摸了摸小家伙的鼻子,“看来我们小宇和曲曲还是很有缘的,小宇,小于。”  

  “那当然哦,昨天晚上我和小于老师一起睡,睡得可好了。”陆斯宇一脸陶醉地说,“还有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小于老师给我做了好多好吃的,比宋叔叔家的酒店做得还要好吃哦。”  

  安尔茹看着超喜欢于曲心的陆斯宇,她在心里感概着,这称呼要是改了就很完美了。  

  “是吗,那有好吃的,你都不会叫上奶奶了,白疼你了。”安尔茹故意训着小孙子。  

  “妈,中午我下厨吧。”于曲心不舍得陆斯宇挨训,赶紧接话。  

  “好啊,好啊。”陆斯宇第一个支持喊了起来,还不忘记了拉盟友,“爷爷,叔叔,我告诉你们哦,小于老师做的那菜真的超级好吃的,你们先试试那个寿司,保证你们会忘不了的。”  

  于曲心笑了,这小子还真的是个推销高手,以后要是带着他出去摆个卖吃的摊,肯定生意会超好的。  

  “小宇,曲曲今天刚来我们家,不要让老师辛苦了,让李阿姨给你做好吃的。”陆老太太虽然也想试试孙媳妇的手艺,但是他们家没有门第没有富贫差异,不能让孙媳妇有压力。  

  “奶奶,没事,我喜欢在厨房里做菜,不会辛苦的。”于曲心微笑地说。  

  “我们家不兴新媳妇做家务那套,你好好休息。”老爷子也心动曾孙子说的美食,但是他是大家长,不能给新人摆谱。  

  “爷爷奶奶,我喜欢做菜,所以让我试试吧,不好吃下次我就不做了。”于曲心还是耐心地说。  

  “爷爷奶奶,就让她做吧,让她在这里坐着,她会坐立不安的。”陆安泽为于曲心开口说话。  

  “那好吧,我们一起进厨房。”安尔茹忙于工作,而且丈夫又心疼她,所以平时她很少进厨房。  

  “不,不用了,我可以做好的。”于曲心一眼就可以看出婆婆是没有做过厨房事的女人,现在让婆婆和自己进厨房,那就罪过。  

  “傻丫头,我们一起去吧,让我也好好学习学习。”安尔茹开心地拉上了儿媳妇的手臂,亲切地说。  

  于曲心把手上的东西都交到了陆安泽的手上,被安尔茹拉着手臂一起进了厨房。  

  于曲心一进厨房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做美食的地方,这个厨房有她租的整个房子三倍大,里面全是欧式的高档厨具,应该说比一个大酒店还要完美。喜欢做美食的她一下子便喜欢上了这里。  

  “哇,爸爸,小于老师的红包都给了你,你挣大番了。”陆斯宇看着陆安泽手上的东西大叫起来。  

  “臭小子,你爸爸只是代管而已,再说啦,你爸是大嫂的老公,他的钱也是大嫂的钱。”陆安阳轻捏了自己侄子的鼻子一下笑着说。  

  陆安泽听了安阳的话,才想起了自己还有件最重要的事还没有做,那女人现在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应该给她一个名份。  

  陆安泽打了个电话给宋怀磊,让他到公司里拿‘永恒’的对戒送来家里。  

  珠宝公司是宋怀磊陆安泽陆安阳三人合伙的份产业。目前委托了经理人在管理,三个人都各有各自的事业。两年前,三个人一起参加英国皇室举行的一场慈善拍卖会,为了给英国王子面子,他们便拍下了‘永恒’,这是英国皇室曾经给公主的嫁妆。当初三人就约定过了,三人中谁先结的婚,那戒指就拿来当婚戒。  

  宋怀磊在陆安泽挂上电话后,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他要对戒?还送到家里?他们两人都知道‘永恒’是一对结婚戒指,这‘永恒’要作为他或陆安泽或陆安阳首先结婚的结婚戒指。但是这是谁结婚?是他?还是陆安阳?  

  宋怀磊想不透,所以他便急忙赶到公司里去拿‘永恒’,再回家去接程子昂,那小子可是不高兴了一晚上,最后临睡前还说了要与陆斯宇绝交。两个小家伙这次的矛盾看来严重了,以前两个人闹都不会超过一个小时,昨天晚上到今天子昂竟然都没有打电话给陆斯宇,而陆斯宇也没有打过来给子昂。  

  宋怀磊问了好几次,但只知道了,事情的起因是班级里的小于老师。小于老师要请陆斯宇去吃好吃的,没有程子昂的份,他想要跟着去,让陆斯宇给拒绝了。所以子昂心里有气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