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第一百陆拾章 曲曲没事,许丰收晕迷

第一百陆拾章 曲曲没事,许丰收晕迷

    沈曲心在周文思的安排下进了治疗室,正是她的丈夫亲自给她做的检查。她还好只是皮外伤到了,否则多少人要发怒了。  

  说到发怒,治疗室外的几个大人,那脸上一个比一个难看。  

  沈江山和周良呈那个脸阴沉得让人不敢靠近。  

  沈江山虽然是个大领导,平时除了脸上的笑容不多,也没多见得会像今天这么冷漠,他的脸是白的,像是石头刻的,没有表情,更像严冰一样冻结,那是他好不容易认回来的女儿。  

  医院里的人看到平时那温和近人的院长今天却是黑冷的脸站在治疗室外,像岩石一样冷峻,可见那里面的人是多么重要。  

  最激动的还是陶欣雅,虽然这个女儿从小不在自己的身边,与自己相处的时间也不长,但是对于这个失而复得的女儿,她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如今却让她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受了伤,她觉得心凄楚得发胀,胀得几乎要把胸裂破了,同时又在那里断断续续地跳着。  

  文方从第一次见到曲曲,不管她是不是自己找了多年的女儿,她就从心里开始喜欢她,而现在却看着她受伤,害怕笼罩她的心头,她的心冷得发颤。  

  几个孩子显得十分的乖巧,一声不响地站在了周文梦的身边。  

  现在的小然心里十分的自责,都是他想着离开包厢,出门去玩,才会害妈妈再次受伤。  

  周文梦轻轻地抚着小家伙们的头,她在无声地安慰着孩子。  

  治疗室的门推开了,曲曲坐在了轮椅上,陆安泽和周文思两人一起推着轮椅出来。  

  “我没事的,你们两人太夸张的,不要坐在轮椅上。”沈曲心血止了也让陆大院长给包扎好了,现在人也清醒起来,让她坐在轮椅上心里十分不愿意,她受伤是头,又不是脚。  

  “姐,你的脚是没有受伤,可是你的头受伤了,有轻微的脑振荡,随时有晕倒的可能,所以你还是乖乖坐好。”周文思耐心地边走边说的。  

  “我好好的,真的没事啦。”曲曲不满地说,她不想要让其他人为她担心。  

  “坐轮椅,或是被我抱着,你自己选择。”陆安泽刚才高挂的心终于平静了,看着那不听话的小妻子,他故意提高音量说。  

  “嗯,那还是坐着。”曲曲无奈地做了选择。  

  “曲曲,你怎么样,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头会不会晕,伤口疼吗?”陶欣雅第一时间冲到了女儿的面前,看着那衣服上的血,她的心十分疼。  

  “妈,我没事的,就是不小心摔到石头流了点血,现在已经止住了。”曲曲故作轻松地说着,就是想要让陶欣雅放心。  

  “傻丫头,你现在还要自己藏着吗,我们是你的家人,有什么事就要对我们说。”陶欣雅摸着曲曲的脸,不舍地说。  

  “妈,真的没事,你不吓了文妈妈,我现在真的是好好的,我还可以自己走路,只是这两个医生太夸张了,硬是要我坐在这轮椅上。”曲曲说着正要从椅子上站起来。  

  文方也是个医护人员,她看到了曲曲的动作,赶紧阻止了她,严肃地说,“你这坏丫头,怎么就不听话,医生说的都是对的。赶紧坐好了,否则我们可生气了。”  

  曲曲无奈只好坐了,“你们都别不高兴,我听话还不成吗,我现在真的伤口不疼,头也不晕,你们都不要担心,好吗?”  

  “丫头,听妈妈们的话,现在只有你和梦梦好好的,她们两人也才会好好的。”沈江山看着只是脸色苍白了一些,额头上包着纱布的女儿,他终于舒了一口气。  

  “爸爸,周爸爸,曲曲让你们担心了。”沈曲心愧疚地说。  

  “傻丫头,知道我们是爸爸妈妈,怎么还说这话了。你在我们的身边受了伤害,我们心里会难受是人之常情的。”周良呈语重心长地说,现在他心里没有什么比看着儿女们平安还要好。  

  “妈妈,怪我没有保护好你,说好我要保护好你和弟弟们的。”陆斯宇走到了曲曲的身边,难过地说。  

  “小宇,不难过,妈妈没事的,妈妈也是大人,可以自己保护好自己,这次是我大意了,以后妈妈一定照顾好自己。小宇想要保护妈妈,那就快快长大,就可以好好保护妈妈的。”曲曲心里温暖极了,这个孩子还是一直对自己如此上心。  

  “我一定会努力让自己长大的。”陆斯宇在心里做了保证。  

  “妈妈,我们也要努力长大,不仅要保护家人,还要保护好自己。”陆斯卓拉上了哥哥的手对曲曲说。  

  “妈妈,我以后一定要乖乖听话,我不会再调皮惹事了。”陆斯然小声的说,小家伙的心情一直很低落,不仅喜欢的丰收叔叔不要他们的,还让妈妈受了伤。  

  “傻瓜,妈妈最希望的是宝贝们可以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地过着每一天,你们只要做个幸福的孩子就行了。”曲曲摸一手摸着小宇的头,一头摸了摸小卓和小然的脸。  

  “安泽,曲曲要不要住下来观察一下?”陶欣雅关心地问。  

  “妈,不用了,曲曲主要是外伤,虽然缝了五针,便是没有伤及要害。”陆安泽平静地回答。  

  “爸妈,已经做过脑CT了,只是轻微脑振荡,可以回家休息,回去家里有我还有姐夫,没什么大问题。”周文思也附合地说,这个姐姐出了太多事,医院都呆怕了,姐夫不想让姐姐心里留下阴影,所以决定带她回家去。  

  “没事就好,我们也回家去吧。”沈江山想要带着女儿外甥回家去。  

  “那就回去吧,反正现在两家人都住在一个区里,近着。”文方听着儿子的话也放松了心情。  

  沈家因为两家女儿的关系,便在周家的房子旁边找了个房子搬过去住在一起,前后也有个照应,两家的女儿也方便走动。  

  “爸妈,我想等下回去。”沈曲心小声地说。  

  四个长辈都同时看向了曲曲。  

  “爸妈,你们四人先回去吧,我想去看看许丰收。”沈曲心认真地说。  

  四个大人都明白了,这丫头善良的心不放心许家那个小子。  

  文方和陶子同时看向了陆安泽,示意他出声制止。  

  陆安泽当然接收到两个岳母的信息,他知道在塔城的那段时间里许丰收对他的老婆儿子们有恩,善良的小女人是不会容易放下心来,所以他轻轻地开口,“爸妈,我可以陪在她身边,保护她。”  

  陶欣雅无奈地摇着头,其实从找回女儿后,听过她的故事,她回明市就让人查了许丰收的信息,她知道发生的事。  

  陶欣雅知道,文方当然也知道,现在两人又回到了年轻时的那段友情,加上两家孩子的关系,她们两人更是有什么事情都没有隐瞒地向对方坦承。  

  文方当然认识许家的太太,那个许夫人的性格,她是一点也不苟同,更甚说不喜欢她。她更担心的是善良的曲曲面对许夫人时会吃亏。  

  文方看了陶欣雅一眼,便缓缓地开口,“曲曲,前段时间我和你妈也解过许家的情况,那年轻人许丰收前段时间出了车祸,失去了一段记忆。应该说他忘记了原来在新疆的那段记忆。现在的他并不认识你们。许家人也不想要他想起那段记忆。”  

  沈曲心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她的脸上闪过了阵难过,在塔村那段最难的日子是许丰收陪着度过的,而且他对自己和儿子们有救命之恩,对于这个大哥似的朋友,她是真心以待。  

  “妈,我带曲曲去看看他是什么情况,如果情况好,我们就会回家去。”陆安泽看到了曲曲脸上的忧伤,他也想要让她安心。  

  “是呀,妈,陶姨,姐姐想去看看,我们都陪着她走一趟吧,否则她回去也不安心的。”周文思看着矛盾的家人,也开口帮腔。  

  沈江山看了老婆一眼,对她点点头,“孩子有心,就顺她的意思吧,反正有我们在不会有什么大波浪的。”  

  周良呈也开口对文方说,“阿方,曲曲是个大人,她会处理好一切,不行还有我们在。”  

  陶欣雅和文方看着在场的大人都同意,她们也不再拒绝,两个都点了点头。  

  “丰收叔叔真的不认识我们了吗?”小然显得异常失落。  

  “小家伙,他不是故意忘记难为情的,而是受了伤,所以失忆了。”周文思看着小家伙皱到了一起的小脸,把他抱起来心疼地解释。  

  “那他以后还会想起我们吗?”小然带着期望的眼神看着在场的大人。  

  “失忆的情况没有绝对的,有可能他以后会恢复忘记,有可能他以后都不会想起来。”周良呈看到两个小家伙的兴趣都不高,知道这两个孩子对那许家的儿子是真的喜欢。  

  陆斯卓一句话也没有说,任由沈江山抱着,把脸趴在了外公的肩膀上,原来喜欢他们的丰收叔叔再也不会像以前那么喜欢他们的,他的心里很难过。  

  “我们过去看看吧。”周良呈走在前面带头走向别一边的抢救室。  

  陆斯宇由周文梦牵着手,两小家伙则由周文思和沈江山抱着走过去。  

  陆安泽一直陪在了沈曲心的身边。  

  抢救室的门口有许家人和庄家人,还有宋泽也在场。  

  许家的太太许丽容看到来了一群人,她首先看到的是沈曲心便一眼认出来了,这个女人就是儿子房间相册里的女子和她的孩子,她一下子便扑了过去,想要抓住曲曲。  

  陆安泽当然发现了许丽容的动作,他双手抱着曲曲转了个身避开了对方扑来的动作,许丽容直接扑到了地上。  

  许明珠看到了自己妈妈摔到了地上,她赶紧上前去把妈妈给扶起来,“妈,你怎么啦,你没有事?”  

  许丽容站了起来,双眼怒瞪着曲曲,“你这个阴魂不散的女人,你怎么就缠着我儿子,缠到这里来了。”  

  “伯母,我……”曲曲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让许丽容给打断了。  

  “谁是你伯母,你别乱认亲戚,我可不想和你这个扫把星扯一点关系。”许丽容眼里只看到了曲曲,所以她骂出了以后让她悔不当初的话。  

  沈曲心听了许丽容的话,她颤了一下,这种话自从于家养父母过世后就没有听过了,今天再次听起,她的心还是会难过。  

  “许太太,你这话说的没一点素质,你这领导夫人的形象也就这样。”文方非常不高兴,但是她并没有像对方一样泼妇骂街。  

  许丽容这时才看向四周的所有人,她才发现来的人中有她认识的沈副及沈夫人,周院长和他的夫人,还有沈家的女儿。对于周文思和陆安泽,她并不熟悉,所以并不放在眼里。  

  “沈副,夫人,院长,夫人,我是被这女人给气疯了,你们别往心里去。”这许丽容看到这来人的身份都压在他们家上面的,她赶紧收起自己的怒容,一脸笑容地对着四人开口。  

  “沈副,院长,两位夫人,你们都过来啦,谢谢你们对我儿子的关心。”许崇勇看到领导及家属来,他以为人家是来关心许丰收的,他赶紧收起着急的表情,表示感谢。  

  “许副市,许太太,我想说的是,她是我的女儿。”陶欣雅一副很认真地表情对着许家夫妇说。  

  “也是我们周家的女儿。”文方也立刻表示,她看向了许丽容的眼神里带着责备。  

  这时不仅是许崇勇夫妻就边后边的庄家夫妇都惊呆了。  

  “这,这是你们认的孩子吗?”许丽容还是不相信。  

  许崇勇看了看曲曲,又看了看陶欣雅,他脸上的表情已经相信了两个夫人的话,因为在那年轻女孩的脸上可以看到年轻时的陶欣雅。  

  “她是我沈江山的女儿,从小就被人抱走了,现在回来了。”陶欣雅冷冷地说,对于许丽容她是一点也想接近,要不是他的儿子曾经救过自己的女儿和外甥们,她早就离开。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并不知道。”许崇勇心里在庆幸着自己并没有摆脸色给对方看,刚才那一会儿还只是老婆发飙一下下,而且没有碰到对方。  

  许明珠走到了曲曲的面前,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我哥前段时间出了车祸失忆了。因为我哥是接到了某个电话,急着赶去做飞机到塔城去,所以出的车祸,我妈妈才会那么激动,请你理解她一个做妈的心情,不要怪她。”  

  曲曲听到了许明珠的话后,她的心由于满是伤感而发胀了,窒住了,喉间是火辣辣地,好像涌进了一大把辣椒。  

  沈曲心知道许丰收是接到了儿子们的电话,所以他放心不下他们母子三人,才要赶过去出的车祸,她的内心十分的愧疚。  

  沈曲心推开了陆安泽扶在肩上的手,走到许崇勇夫妇面前,对他们鞠了一躬,缓缓地说,“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丰收哥。”  

  沈曲心从今天发生的事,还有那个叫庄丽新的女孩说的话,刚才这位许太太说的话,她组织出了大概的情况来了。许丰收对她的感情,她也明白,只是她从来就没有正面回应过他,因为她的心里一直都把他当成哥哥一般的人。  

  许崇勇没想到这个女子会有此动作,他空隙间偷看了陆安泽一眼,这时他的内心有些不平静了,这个刚才护着她的男人就是医学办的神话人物,而且他的身份还是陆向南的大侄子。  

  许崇勇在心里猜测着这女子和这年轻人的关系,于是他又看向了两个小家伙,在政界多年经验,他也算分析出,他们几人之间的关系。许崇勇也明白了自家的儿子是一头热。  

  许丽容看到曲曲的动作,她在心里冷哼着,但是不敢表示出来,因为这女人的身后背景还是不简单,她不会傻到自己找麻烦。  

  “丰收没事最好。”许丽容平淡地说了一句。  

  “许副,许太太,许丰收就放心在这里治疗,直到恢复为止,一切情况我会关注。”周良呈平静地说。  

  “这许丰收在塔城帮助过曲曲母子,良呈就把一切费用算清楚让安泽来支付。”沈江山也适时开口,刚才来的路上,他们也从三个外甥的口中听明白了,为难他们的人不是许家,欺负他们的人是庄家小姐,他一向是非分明。  

  “是的,爸,我会把费用给付清了。”陆安泽站在曲曲的身边,认真对回答了沈江山的话。  

  “不,不用,不用了。”许崇勇哪敢要陆安泽的医药费,不说儿子是情况是他害的,就是他是陆书记的家人,自己也不敢要。  

  “应该的,许丰收是不个错的年轻人,我们也希望他早日康复。”沈江山平静地说。  

  “谢谢沈副。”许崇勇不好再推托,赶紧向沈江山道谢。  

  “曲曲,我们还是回去吧,这里有专业的医生,许公子不会有事的。”周文梦接到妈妈的眼神,便直接对曲曲说。  

  “姨姨,可以等丰收叔叔出来看一眼再走吗?”陆斯卓抬头看着周文梦。  

  “小卓,妈妈的额头上有伤,她有轻微的脑振荡,我们先带她回家休息好吗?这里的情况,你周外公很清楚,他会把结果告诉你。”文方耐心地对小家伙说。  

  “小卓小然,妈妈的身体不舒服,我们先陪她回去吧。”陆斯宇看了一眼妈妈,便劝说着两个弟弟。  

  说起曲曲的伤,陆斯然心里不舒服,他的两只大眼睛生气地瞪向了许家人后面的庄丽新。  

  “外婆,那个女人推的妈妈,是你伤的妈妈,我们报警把她抓起来。”陆斯然的话,让庄家的人脸都白了,他们在场那么久当然也把一切关系给理清楚了。  

  “沈副,周院长,你们好,我是庄重集团的董事长庄天宝,我们见过面的。”庄天宝这时赶紧走上前去,对着沈江山和周良呈打招呼。  

  沈江山没有开口,只是点点头。  

  周良呈却没有看庄天宝,而是直接看向了庄丽新,冷漠地开口,“庄小姐说了,要让我们家的儿子女儿还有宝贝外甥们在明市呆不下去是吗?”  

  “没,没,我没有,小孩子乱说话。”庄丽新显得有些害怕,矢口否认。  

  “我才没有乱说,那里可是有监控,有人证物证,我们请警察叔叔来处理。”陆斯然的一番话让庄家三人都吓出汗了,对于这么小的孩子竟然说出条理的话来,他们都慌了。  

  “沈副,院长,实在是冒犯了,我这女儿从小就娇惯,被我们家人给宠坏了,在这里我向你们道歉,回去我一定好好教育她。”庄天宝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庄董,我们都是当父母的人,你们家的孩子是个宝,别人家的孩子并不是草。这孩子的教育还是不管都大都需要的,小心祸从口出。”沈江山还是一样的表情,让人猜不出他高兴或不高兴与否。  

  庄天宝的夫人宋雪靠近了自己的侄子,拉了拉他的袖子,示意他上前帮忙说说话,她知道侄子和沈家周家的女儿有点关系。  

  宋泽当然明白姑姑的意思,他知道这个表妹蛮横无理的性格得罪了不少人,一直都是姑姑姑父在给她擦屁股,而今碰上了处理不了的时刻,他有点想让表妹吃点苦头,但是看着姑姑的眼神,他知道自己今天没有帮忙,回去要被家里的奶奶唠叨。  

  宋泽走到了周文梦的身边。  

  周文梦当然知道宋泽的意思,故意装做没有看到他,眼睛看向了别处。  

  宋泽有些无奈了,他只好走到周良呈和沈江山的面前,向他们鞠了一躬,礼貌地说,“江伯父,周伯父,对不起,让三个孩子在我的地方受了委屈。”  

  “宋泽,你和文梦她们一直关系都不错,今天的事不能怪你,因为做错事不是你。”文方冷冷地开口,从文梦回到她的身边,她接触过女儿的闺蜜关小小,也清楚这男子的身份。  

  “丽新,你还不过来向伯父伯母道歉。”宋泽冷冷地瞪了自己的表妹一眼。  

  庄丽新看了表哥一眼,心里虽然不甘心,但是看着爸爸妈妈对这些人也如此讨好,她现在可不敢再捣乱。  

  庄丽新走到中间,努力收起自己的大小姐脾气,“对不起,我不应该以大欺小,我不应该另眼看人,我只是太喜欢许丰收,不想要他再被人抢走了。”  

  宋泽看向了沈曲心,他知道只有这个女人开口说话,表妹的事情才能解决。  

  沈曲心的眼睛一直盯着手术室的门,她担心着许丰收的情况。  

  “小卓小然小宇,你们觉得呢?还要报警吗?”陶欣雅温和地问着自己的外甥们。  

  妈妈的话拉回了沈曲心的心,她这时看向了自己的儿子们,“宝贝们,阿姨如果意识到自己错的,不要再追究了,因为她是丰收叔叔的人,就看在丰收叔叔的面上就算了。”  

  陆斯卓听了妈妈的话,便点点头。  

  陆斯然却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阿姨请用心改正。”  

  陶欣雅和文方听了自己外甥的话,心里舒展开了,她们的小宝贝脑袋就是不同凡人。  

  抢救室的门打开了,里面走出来了两个医生。这两人也是军总医院里的大主任医生,两人都是许崇勇请来的。  

  两个医生看到了门口这么大的阵仗,不仅院长,还有几个大人物都出现在这里,他们先顿了一下,其中一个戴眼镜的医生先开口,“病人目前没有危险,他只是受了刺激晕睡过去了,他的头部会疼痛还要等他清醒过来,做进一步检查才知道结果。”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沈曲心听着许丰收没有危险,便拉上了陆安泽的手臂,把头靠在他的身上,“爸妈,我们回家吧,我有些累了。”  

  陆安泽看着沈曲心苍白疲惫的脸,知道这女人一直在强撑着,他便不顾他人在场,便直接把她给抱了起来。  

  “文思,你开两瓶营养液带走。”陆安泽对着小舅子说了一句,便抱着安静的小妻子离开。  

  周文思点点头便走向办公室亲自去办理。  

  沈家和周家的大人也随后带着孩子们离开了医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